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哈喽,宝子们,我又来了,速度吧~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今天来看看盗墓笔记》大结局(下),实体书分了两部分。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前半部分续写了大结局,后半部分,是贺岁篇——吴邪跟着父亲、二叔、三叔回老家迁坟的故事(二叔其实比三叔还聪明~)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大结局部分解析

吴邪发现“张起灵”只是一个称号,只有继承了宝血的张家人才能参与"张起灵"的选拔,民国后思潮涌动,张家从内部渐渐瓦解,而闷油瓶是张家最后一个张起灵

之后,吴邪和胖子在古楼隔间里发现了半死不活的张起灵和已经死亡的霍老太一行人,危急之中,吴邪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只将小哥带回去,因为体力的原因,他们割下了霍老太的头带出去。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决定立即返程后,他们为了躲避来时的巨大密洛陀,决定从小哥来时的那条路回去。通过那条路,他们去到了古楼的地宫,在石室里,他们看见了一个随意摆放的棺材,里面的尸体竟然尸变,一番争斗,吴邪对自己的开棺必起尸的体质也是无语至极。

翻涌的强碱水汽,逼着他们发了疯的奔跑。路上还遇到了盘马的尸体,吴邪感慨,盘马年轻时因一己私利杀害考古队那么多人,也算罪有应得。

逃亡途中,又遇可怕的六角铃铛,半身已经被石壁吞噬的潘子和吴邪要了把枪,为吴邪最后一次保驾护航,最后饮弹自尽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铁三角终于逃出了张家古楼,而这时小哥却要走了,他说他要去完成一件事的结尾。吴邪知道,职业失踪人口,他留不住。

之后吴邪回了三叔那儿,胖子因为云彩之死而伤心欲绝待在了巴乃。

吴邪戴着三叔的面具,在三叔的住处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的神秘人给他写下了很多秘密。(神秘人后来寄了一封信给吴邪,却被假吴邪拿走了,吴邪还是后来才发现

后来,张起灵来给他道别,他要去长白山,而吴邪跟随着他的脚步。小哥不想让吴邪跟他一起,因为他要去青铜门里待上十年,最后小哥给了吴邪一个鬼玺,告诉他:如果十年之后吴邪还记得他,就来接替他……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至此

大结局(完)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我要去看看《雨村笔记》甜一甜~~~

————————————

本书简介:

吴邪和胖子进入张家古楼后,终于解开了张起灵的秘密身份,并在古楼隔层中找到了伤亡惨重的小哥一行人。危难中,吴邪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吴邪和胖子为躲避巨大的密洛陀,决定从小哥进来的路出古楼,意外发现了石室内那具随意摆放的棺材,而巨大的玉棺床上却空无一物。

六角铜铃再现,铁三角如何安全走出古楼?率先进入古楼的小花和潘子的命运又将如何?

有一神秘人在吴邪三叔家的地下室隐藏了十九年,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他会如约告诉吴邪一切的真相吗?

老九门第二部什么时候开拍(老九门第二部叫什么)

————————————

精彩场景集锦:

才看了几行,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我看到了其中有两个很关键的字:选为。

这个人,是在十九岁的时候被选为"张起灵"的。我愣了一下,意识到:原来张起灵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名字,而是一个称号。

但是,这个称号显然就变成了这个人的名字,就像成吉思汗一样——本来叫铁木真。

"我靠!"胖子说道,"那这张起灵还是个官衔啊!"

"起灵,如果单独看,确实是一个有着其他意义的词语。起灵嘛,撤除亡者灵位,运送灵柩入土的意思。张家为倒斗世家,这张起灵,也许是某个相当重要的职位的代称。"我道。

"如果是运送灵柩入土,那不应该是盗墓贼的工作,而应该是入殓送葬队伍的工作。那张起灵这个职位,可能就是族内专司入殓张家楼的人吧。"

我点头。这是一个很大的发现,而且从这个墓室的大小来看,这个张起灵确实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职位。所以这里才会这么豪华,这么巨大。

————————————

张大佛爷老九门中三门之首,也是九门中最大的。传说家中院子里埋了一尊不知道从哪儿盗来的大佛,所以被人称为张大佛爷他的本名叫张启山,前期盗墓,中期从军,后期从政。张大佛爷是老九门中少有的能干大事之人,心怀天下。所以听老一辈聊天时,张大佛爷的传说总是让人感慨。

之前,我一直怀疑张大佛爷和张家古楼有关系。因为当时二叔和我说的时候,说过非常隐晦的内容。张大佛爷从北方迁往长沙,似乎本身就是张家一支外迁的族群,当时被日本人打散了。

如果不是同名同姓,那这个张启山,应该就是张大佛爷。

那这个"张起灵"张瑞桐,就是张大佛爷的爷爷。老九门第一族果然是张家人。

————————————

我道:"这些都是合葬棺,里面都有两具尸体,如此看来比较恩爱的模范夫妻的合葬棺都在这里了。"

胖子看了之后大为感慨——如果以后他和云彩也来合葬,这棺材肯定还得再大点儿才行,得搞个五斗橱那么大的棺材。我对他说,他死了以后,云彩的年纪还足够再改嫁五六次的,他们合葬得用一张大通铺。胖子听了直骂我龌龊。

————————————

很显然,我们两个的体质,绝对不适合干这一行——一个是必然会撺掇我开棺材的体质,一个是开棺材必然遇到粽子的体体质。我觉得以后一定要有自知之明,爷爷不让我干这一行显然是相当睿智的。

————————————

我往地上一坐,心说这一路上,有个能安心休息的地方也真他妈不容易,然后就去看小哥。我看到小哥的眼睛睁了一下,我对他道:"我们已经出来了,你放心,很快我们就安全了。"闷油瓶非常虚弱,他立即又闭上了眼睛,我就道:"你好好休息。"说完就看到闷油瓶的嘴巴动了动。

我觉得他好像在说什么,等了等,果然他的嘴巴又动了动。我确定他是想说话,就把耳朵凑了过去听,听到他在说:"酷爱舟。"

酷爱舟是什么意思?是什么电脑的品牌吗?我就道:"好,乖,我们出去就给你买。"胖子转头,他已经有点恍惚了,问道:"买什么?"

我让胖子去听,胖子听了听,就皱眉道:“不对,小哥让我们快煮粥,他想喝粥。"

喝粥?我心说小哥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啊。胖子突然一拍大腿,就道:"什么喝粥,小哥让我们快走!"

"快走?快走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也会有危险?"我道。

胖子看了看四周黑暗的通道,就往回走了几步,刚走几步他就大骂起来:我操,快走!"

————————————

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随后,我就听到声拉枪栓的声音,“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你想干什么?”我问他。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我往前小心翼翼地探身过去,心中的酸楚无法形容,才迈过去一步,一下子我的后脑勺就碰到了一条丝线,我心中一惊,心说死就死了。瞬间,我听见一声枪响,丝线上的六角铜铃被打得粉碎。

“大胆地往前走!”潘子笑道。

我继续往前走,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我一步一步地走着,就听到枪声在身后不停地响起。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

我终于走到了独木桥的尽头,走进了通道里。

雾气已经逐渐笼罩了整个洞穴,我几乎无法呼吸,只得往前狂奔。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潘子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一路往前狂奔。前面又出现一个楼梯通往水下。我跳了下去,等我浮起来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全是水潭的毒气洞中了。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我对胖子道。

边上就是通道,我们一路冲进去,一下就回到了之前熟悉的那条通道里。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们,我们觉得非常恐惧、害怕。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只是一路狂奔下去。终于,我看到前面出现了光亮,接着,我们一下就冲了出去。

————————————

绝望是一种最大的情绪,它可以吞噬掉一切。

————————————

一股决绝和森然的情感从我心底涌了起来,此时我意识到自己快疯了,我的心魔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了。

————————————

夜晚没有任何灯光,就如同一片鬼蜮。

————————————

再一次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我顿时痛哭流涕。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脆弱,那种感觉,好像是卸下了无数的必需的坚强、必需的勇敢、必需的担当、必需的决绝、必需的血淋淋和残忍。我终于变回吴邪了。

我终于是那个可以退缩、可以软弱、可以嘻嘻哈哈、可以出糗、可以天天一副半死表情的天真吴邪。我可以毫不犹豫地问别人"为什么""不会吧",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骂别人:"狗日的,你不知道, 那我问谁去?"

————————————

比麻木更深的一层,就是淡然,对于死亡的淡然。

————————————

我惊讶地看到,闷油瓶竟然从他的包裹里,拿出了两只鬼玉玺,他掂量了一下,将其中一只交给了我。

“既然你到了这里,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事情。”他道,“你带着这只鬼玉玺回去,我只需要一只就够了。”

“这另一只你是从哪儿拿到的?”

“霍老太太给我的。”闷油瓶道,“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

“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我直奔主题,我已经没兴趣知道这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闷油瓶道:“开门。”

我接过鬼玉玺,他就道“你带着这个东西,来到青铜门前,门就会打开。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你可能还会在里面看到我。”

“那门后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我问闷油瓶,“你为什么要进去?”

“我无法告诉你那是一个什么地方。”闷油瓶道,“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约定。在很多年之前,我带着一个秘密找到了当年你们所谓的老九门。在张家的祖训中,一直以留存为最大的目标。张家的整个发展过程,都是希望在任何的乱世中,张家可以留存下来,从而保留住张家古楼的群葬。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只有族长才能知道一个巨大的秘密。张家从最开始就获得了这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运行,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我们只知道有这个秘密本身,秘密有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这个节点现在已经到来了。在张家最后留存的希望破灭之后,我找到了当时的老九门,希望借老九门的力量帮助张家,共同承担这项义务,使得这个秘密不要被发现,但是老九门中,没有一个人履行诺言。

“我要守护的这个秘密的核心,就在这扇青铜门后面。守护这个秘密需要时间,我会进入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

“为什么说他们没有人履行诺言呢?”

“因为之前的近一百年时间里,所有守护这个秘密的人,都是张家的人,张家的力量由此被削弱。在我们之前的诺言里,老九门中的人必须轮流去守护这个秘密。”

“他们没有一个人去?”

闷油瓶点头:“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等等。”我消化了一下,就问道,“你是说,老九门是要轮流的。你们张家已经轮了好几辈子?”

闷油瓶点头,我就问他:“那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按照承诺,老九门到现在,应该是轮到谁?”

“你。”闷油瓶说道。

我?我愣了一下:“你是说,原本应该是我进到这个青铜门后面去待上十年?”

闷油瓶点头,我刚想说你说清楚,闷油瓶忽然伸手,在我的脖子后面按了一下,我一下就失去了知觉。

————————————

故事到这里应该已经结束了,能知道的谜题我心中都十分清楚,不能知道的我已经全部放下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值得提出来整理一下,对于整个故事的完整性,有些好处。

到现在我基本能确定了,张家族人确实是来自关东,他们生活在关外少数民族聚居的区域,当然当时不是少数。基本也可以知道,自蒙古族进入中原后,也就是中国元朝时期,是张家人活动最少的时期,他们几乎全隐藏起来了,一直到了明朝,他们才重新出来活动。

张家内部有着极其严格的族规,张起灵这个名字,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叫的,一定是要族里选定的族长的继承人才可以叫这个名字。

所以当时才会有“张起灵计划”,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张家的现任族长。

而且我猜测,张家那种奇怪的血液,并不是所有的张家人都有的,应该是一种隐性的遗传,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病。张家族人中,只有少数人有这种奇怪的血液,而拥有这种血液的人中,血液效果最强的人,才有可能成为族长。而族长的夫人,必须也是同族中有相同血液的女性,这样才能保证这种能力能够延续下去。这就是所谓的族内通婚,但这样也导致了另外一种遗传病的长期遗传,也就是失忆症

从民国中期开始,就再没有任何人进入古楼了,这说明那时张家开始迅速衰落。原因是他们遇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终结,几次革命都是完全的意识形态的革命,张家人再有财富和势力,在这样的新思潮的冲击下,也从内部开始分崩离析。

也就是这时,张大佛爷所在的小家族作为其中一支力量,离开了张家的控制范围。当时应该是张大佛爷的父辈,他们走时,没有带走家族的任何信息。他们仍旧在东北活动,但是放弃了张家之前的所有祖训,开始大范围地通商,渐渐变成了商人。之后日本人入侵东北,张大佛爷的上一辈人在当地抗日时几乎死绝了,因此,张大佛爷带着族人逃往长沙。当时应该也是因为关内盗墓的大本营在长沙,所以张大佛爷才会去那边。

张大佛爷到了长沙之后,迅速扩张势力,一方面积极抗日,一方面和当地的豪杰发展关系。当时是中国最动乱也最传奇的时期,各路英雄豪杰辈出,老九门慢慢就形成了。其中三上门因为张大佛爷抗日的关系,慢慢向军界靠拢。抗日胜利之后,张大佛爷进入政界,他的背景使得他成了一个特别部门的总管,同时,他必须要找出张家人长寿的秘密。

张大佛爷虽然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主族张家,但自己关于父辈的记忆中怎么都会有一些印象,再加上在张家的书籍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记载,因此,他知道了自己祖先的所有秘密都在张家古楼———张家的群葬墓穴之中。

他需要找到张家古楼。

首先他开始了张起灵计划,寻找在战乱中已经完全不知所终的张家族长。

大量和张起灵同名同姓的人被找了过来,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正主。当时的老九门,全都在张大佛爷的监控之下,一方面是保护,另一方面也是监视。终于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们找到了张起灵,在他的带领下,老九门进行了那次史上最大的联合倒斗活动,但损失惨重。

那次活动,导致了两个结果。

第一是张起灵的权威性受到了极大的质疑,整个组织分成了两派,有一派因为是被张起灵所救,像霍老太这一批老九门中最聪明的,就力挺张起灵,把张起灵当成神灵一样来膜拜,因此张大佛爷家族的控制变得十分尴尬。另一派则把活动失败的所有责任全部推给了张起灵。而在张大佛爷家族这一边,整个派别也变成了两派,张起灵一派面临被清洗,而第二派因为和上头关系紧密,势力越来越大,双方最后互相倾轧得十分厉害。

我爷爷萌生了强烈的退意,他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毫无意义的事情而死亡,看到这些昔日的英雄豪杰为了追随张大佛爷而枉死,所以一直站在张起灵这一边。张起灵因为那次活动受了重伤,醒来的时候完全失去了记忆。

我爷爷对自己的三个儿子做了安排,他知道自己的下一代一定是逃不过的,但是睿智的爷爷看到了事情发展的契机,他希望在我这一代,能够完全将吴家带出这个怪圈,于是为我的父亲、二叔和三叔,各自设计了他们的人生。

爷爷的设计十分巧妙,所有的事情完全依据三兄弟的不同性格。他选择了最工于心计的二叔作为自己的接班人,而希望我的父亲和最无法控制的三叔能完全脱离组织的控制。

然而,他最没有想到的是,三叔的逆反是他无法控制的。三叔不仅成了兄弟三个中盗墓技艺最高和草莽气最重的人,也变成了上头最看好的人才之一。

结果,二叔反而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老九门的第二代,吴家的代表人物,变成了吴三省,三叔当时并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当然,上头也不知道三叔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而其他各家全都有自己的打算。霍家因为和上头的联姻关系,一直在为张起灵周旋权衡。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霍仙姑在那段时间竭尽所能,保护了张起灵的性命。

而解家,解九爷在这整个局里是真正看得最透的人。他知道,像我爷爷那样的逃避,霍仙姑那样的周旋,都完全不能解决问题,最后老九门一定会完全被毁灭,他在历史上看到了太多这样的例子。解九爷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便开始下一盘非常非常狠毒的棋。他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落下了第一颗棋子。

老九门的反击从解九爷的棋谋开始了第一步。

关于张家古楼的后续考古工作,是老九门第二代的第一次集结。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次多么危险的探险活动。除了几个核心的人,其他人并不知道,当时的那次活动,其实并不是考古,而是一次送葬的活动。对于张家古楼的考古研究,在一九七〇年就已经完成了,这都归功于当年史上最大的考古活动所取得的大量资料(这大部分的资料都是当时大金牙金万堂所获得的成果)。

这是一股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力量,这支队伍由当时得势的张大佛爷家族带领,完成了所有的考古勘探活动,但是在进入张家古楼之后,这支队伍全军覆没了。

为此,上头才启用了已经面目清晰的第二代。这一支队伍被盘马破坏,当时只有在地下勘探的几个人幸免于难,但是等他们回到地面上时,解九爷的队伍已经接管了一切。

这一支队伍完全没有执行任何任务,他们把要下葬的棺木焚烧,用铁水封住了尸体,毁掉了所有资料,带着尸体开始了逃亡。之后,他们发现了异样的组织,开始天南海北地追捕他们。

他们在逃到杭州的时候遭到了最大范围的追捕,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求助于我爷爷。而当时,我三叔正在以盖铺子之名,探索杭州地下一处南宋的隐秘皇陵,我爷爷就用了一招金蝉脱壳,把那具尸体藏入了南宋的皇陵之中。

而解九爷的人在那时候化整为零,混入了组织内部,开始有目的地大量破坏相关的资料,杀死或替换关键人员。霍老太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自己的女儿有一些不对劲。

同时,解九爷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救出张起灵,当时只有格尔木的疗养院是任何人无法染指的,所有核心的资料和人全部在里面。研究继续进行,假的考古队接到了西沙考古的命令,前往西沙。就在考古队在西沙整合装备的时候,真正的霍玲和文锦,使用了假的密令,把假霍玲和假文锦调往了长白山,而自己混入了假的考古队中。为了给自己带来帮手,文锦找到了三叔,而解九爷的内线,终于在那个时候,成功地把张起灵调出了疗养院。

其间,解连环为了获得更大的支持,和裘德考有了联系。裘德考的内部关系,为解连环得到西沙古墓的第一手资料提供了帮助。这是三叔第一次介入到此件事情当中。当时解九爷已经去世,解连环发现队伍中出现了问题,但是一时间,他不可能发现是因为调包的人被调包回来了,此事的蹊跷之处非常莫名。解连环和解九爷不同的是,他没有解九爷那么绝情,可以为了最终的目的牺牲掉一切。他对于吴三省的出现十分纳闷,于是,他也混入了队伍之中。当时解连环的计划应该是顺着解九爷的思路,找一个人替换掉吴三省,所以他事先带着一艘船,远远地跟在考古队的船后面,船上有个他准备好替换吴三省的人,这个人肯定是解九爷很久以前就准备好的.

吴三省完全不受任何控制,之后便发生了之前三叔叙述的事情。解连环和三叔在海底的事情是三叔虚构的,因为那是他们第一次在个完全不可能有人监视的情况下单独相处。

他们在古墓中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三叔那个时候完全处于巅峰状态,身手、警觉、魄力和凶狠弥补了他的鲁莽。那个黑暗中的人在袭击三叔的瞬间就被杀死了。

应该是在三叔的逼问下,或者是在某种契机下,解连环和盘托出了整个计划。于是,在海底墓穴的墓室中,两个人进行了一次合谋。本身解九爷已经把整个组织搞得很不顺畅,而三叔的加入,改变了解连环从解九爷那边继承下来的计划。

三叔的决绝和魄力正好弥补了解连环的缺陷,再加上他本身的谨慎,他们开始进行一个快速的、更加大胆的计划,要完全毁掉组织的核心层,也就是张大佛爷的后裔。

这其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他们必须找到疗养院。于是解连环戴上了三叔的面具,演了一出双簧。在海底墓穴中,三叔用禁婆香迷倒了所有人,然后用解家的船把人运到了岸上,送还给了组织。

禁婆香这种药物极其特殊,神志迷糊的时间非常长,解连环假装第一个清醒,编了一个故事,把他们运到了疗养院中。之后解连环和三叔里应外合,同时使用计谋,切断了疗养院和组织的联系。

与此同时,被骗到了长白山的另一支队伍,不出所料在云顶天宫出了事。我们在死循环中看到的干尸,就是这批人的尸体。根据尸体的数量再结合顺子的叙述,当年进去的人应该没有全军覆没,我想能假冒文锦和霍玲的人,想必还是有些身手的,不知道她俩是不是逃掉的那两个。

但是,情况在这里发生了变化,此时所有的队伍分成了三批人,一批是逃脱后的陈文锦他们,一批是三叔和解连环,还有一批是闷油瓶。

真正的三叔一直在寻找解连环和陈文锦那批人。而陈文锦他们在逃出疗养院的过程中,发现已经无法信任任何人。显然,解连环和吴三省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他们会为了达成目的牺牲掉他们,而组织则更加不可信任。他们为了逃避追捕和寻找真相,开始了格尔木探险,并且建立了录像带机制,开始警告第三代。

我想到这里,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暖意,在整个局势里,所有人都是功利的、血腥的,唯独这两个女人领头的队伍,在面临如此巨大的困境时,想到的还是保护和探索。

而三叔和解连环,一直蹲守杭州,四处寻找其他人的踪迹。我相信三叔那么执着,确实是因为对陈文锦的感情,但是,不可否认,也有可能是解连环为了杜绝后患,一直想除掉他们。而文锦和我见面的时候提醒我三叔是假的,也是这个原因。

此时对于解连环的秘密追捕已经到了空前紧张的程度,解连环最后来到了杭州,一直躲在三叔的铺子下面,看守着那具棺木,等待着日期的来临。而从那之后,我所见到的三叔,其实是两个人,只是因为当时实在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人皮面具这么完善的技术,这两个人又确实在很多方面都十分相似,所以实在很难分辨。

在这期间,我感觉到三叔神出鬼没,其实是因为有两个三叔的缘故。这两个三叔对于一切都非常熟悉,只是性格有些不同,他们同时在做一些事情,各有自己的做法和线索,所有的线索交杂起来,才会变得复杂诡异。

我无法分辨,什么时候我面对的是吴三省,什么时候我面对的是解连环,但是我也清晰地记得,我不止一次地觉得三叔的性格变了。但是无关紧要,他们就像双生子,为了同一个目的,一直在不停地奋了三批斗着。

话说两头,此时文锦和霍玲带着他们的人,对格尔木的考察已经告一段落,而她们的身体也因为误食了丹药而发生了很多变化。霍玲的变化尤其快,已经开始有些神志不清,记忆力减退。他们利用废弃的疗养院作为休息的场所监视着霍玲。

而闷油瓶有着他自己的目的,他回到了张家古楼,可惜之后他生来就有的张家的失忆症犯了,之后被人当成肉饵,放入了古墓之中钓尸,被陈皮阿四所救,又重新回到了众人的视野里。但是,此时的组织和当年的不可同日而语,已经变得似有似无,没有那么大的控制力了。

当时三叔和解连环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他们从三叔铺子底下的古墓中,取出了当时张家古楼的一件战利品————黑金古刀,用来试探闷油瓶。与此同时,裘德考开始全面地介入到事情当中,不甘心再当一个投资者和被骗者。因此,才有得到裘德考各种资料的金万堂到了我的铺子里找我。

三叔看到当时的战国帛书之后就意识到,裘德考现在成了心腹大患,必须加以控制,于是组织了第一次的七星鲁王宫的探险活动,没有想到,事情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盗墓笔记#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1553299181@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zxsgy.com/4762.html